欢迎您 登录 | 注册

赏金首页

从容的中国传统文化

6已有 62 次阅读  2017-06-15 21:12   标签传统文化 

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。一个旅人,亦或一个贬官、一个诗人,在旅途中突然将车停下,痴痴地望着满山燃烧的枫林,突然有了写诗的冲动。所有爱恨,咒骂与怒吼,所有悲喜亦或闲愁,淡淡的化成几个字,便激起数千年的浪花,成为许多人心中珍藏的梦想和宝藏。这成了中国最为流传的文化,也成了中国人最刻骨铭心的习惯。“马上相逢无纸笔,凭君传语报平安”,连日常用语也成了诗。 我想,这就成了文化的从容了。 中国人的浪漫多情,使中国变成了诗的国度。中国人的从容,使我们的衣食住行都充满了丰富的情调,中国的陶瓷、茶、丝绸,再加上心灵手巧打破了生活的乏味。虽然这一切都成了其他国度引以为豪的传统,但是日本的茶道太做作,欧洲的陶瓷早成了艺术品,丝绸的价值也已超过了使用的本质,没有一个国家会让这一切变得轻松、变得平常,他们把这一切都供奉在神坛上,时时膜拜,所以中国人就很不自然,什么时候我们就成了神?这种状况使中国有了一段光辉的历史,盛唐,中国人永远的骄傲,这是一个张扬、繁华、人性丰满的时代,唐人大度、雍容,他们的建筑是神话的复制,无数外国人惊讶地看着这一切,就像十九世纪的中国人看着外国人一样。诗的从容让盛唐的诗味飘满九州,无数瑰丽的想象,精辟的议论,行云流水的抒情和一切醇酒、墨书、狂舞,融在诗中便被谱成了交响曲,在无数士子的带着醉意的吟诵中,成了幽远的曲调。渐渐地,诗意被战火笼罩了,文化被暴力所代替,强权的危机使文化几乎成了白纸,时不时小声的哀怨便会演化成血腥的事件,文人不再从容了,他们不再对着自然吟唱,一支支颤抖的笔写出的却是绝望的挣扎,在科考里吚吚呀呀的不再是文人,是文奴。少有了质疑,小心翼翼的诗句写出的却是卑微的灵魂对强权的彻底膜拜。于是有了范进,有了孔乙己,有了油腔滑调的文痞。终于站立起了几个强硬的骨头,戎马一生,孙中山等一大批革命者执行了对强权的最后宣判,很奇怪的是,这时的文化,已变成了暴力的附属品,历史上从来就不会出现用文化征服的强权,文化,只不过成了强权头上一顶纸做的皇冠。从容不见了,诗意不见了,现代来了。 中国人从一种狂热走向了另一种狂热,对外族的崇拜超过了自己,自己的文化不能在自己的心里立起来,偶尔厌恶地看几眼,心中便浮出了孔乙己的旧衫、范进的狂态。但是文化不是这个样子!中国不是这个样子!读书人不是这个样子!我们有太多的文化,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,可为什么文化却无法走进我们的生活? 总结历史可能太繁杂,但我真的发现中国人变了,中国突然没有了自己,代替的是不知从哪儿来的音乐,充斥着快感的舞蹈,毫无鲜明东方特征的衣着。可能这些变了都没关系,心态没变就好。可文化的纯净度大大降低,思想真的不会变吗? 我真地希望,我能再一次走进盛唐,如果我能知道,中国人到底是什么样,中国人能不能从容地进出于自己的文化,那可能是一件有着太大意义的事。 ——我能知道吗?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3 个评论)

  • 蒋家俊 2017-06-16 13:02
    在科考里吚吚呀呀的不再是文人,是文奴。喜欢这句话,不过,茶道虽然是日本先申遗的,但是茶道最先是出现在中国,只是中国不懂维护自己的特色文化,被其他国家抢在前面,我们所遗弃的一些东西,就像外国人遗弃却在国人眼里最珍贵的物品!其实我们该珍视中国文化,自己国家的瑰宝让别人抢了去才知道珍贵是可悲的!
  • 文心 2017-06-17 14:20
  • 陈枝林 2017-07-24 00:14
涂鸦板